被伊朗扣押俄罗斯女记者获释

中秋假期第一天

石虎药材:全线逼近警戒水位!

2019年10月22日 11:57


  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近期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节目重新唤起了公众对汉字书写的热情。据央视统计,节目播出后同时段收视率飙升4倍,微博话题登顶热门榜,点击突破18万,百度搜索高达42万。央视新闻播音员主持,知名教授点评,充满着人文气息的字词,紧张激烈的听写比拼,这些元素使该档节目成了暑期收视的热点。听写大会展现了汉字的魅力,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汉字书写“渐行渐远”的感慨。
  汉字是我们中华文明最为灿烂的瑰宝之一,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意蕴,小小一个汉字,其中蕴含着无限的奥妙,其象形之美、结构之美、意蕴之美、音韵之美对人都是一种精神熏陶。在当前如何做好汉字的传承?除了加强日常学习之外,更为关键的是,引导人们发现汉字之美。而一个有效的途径就是书法练习。如今,书法已经不仅仅是老年人的专利,很多学校都开设了书法课,也有很多成年人开始在业余时间练习书法。只有发现了汉字之美,才能更好地去记忆她,理解她,使用她。
  随着手机和电脑的普及,拼音打字取代了笔纸书写,电话、电邮代替了书信,失去了“家书抵万金”的期盼,也缺少了“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惆怅。其直接的后果是成年人汉字书写能力的退化。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信息化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信息化并不必然对汉字传承造成威胁,导致人们书写能力退化的关键原因还是对汉字规范书写的重视程度不够。在现代社会中,字能否正确写出来,写得好看不好看与人们关心的升学就业等问题似乎联系不大,所以引不起足够的重视。如果整个社会都推崇写好字,就会唤醒人们对汉字的重视意识,人们才会真正重视汉字的书写。
  汉字听写大会,真正的赢家除了小选手,还有所有关注比赛的人。当观众开始随着节目自检,当我们重新认识到自己的小学语文还未过关,当有人默默将手机输入法从拼音改成手写,一场汉字狂欢正持续升温,赢的是汉字。


  萨尔茨堡,奥地利边境上一个风景秀美且地理位置极佳的小城。在欧洲交通图上,它更像一个辐射的始发点,从这里坐上20世纪初的老火车,两个半小时可以到达慕尼黑喝黑啤酒,五小时可以抵达音乐之都维也纳听歌剧,十小时可以到苏黎世修钟表或者到威尼斯玩水,而如果你愿意花上二十小时,那就可以到达巴黎,在塞纳河畔或者巴黎圣母院里想想心事,计划人生。
  后来,这里因频繁举办各种艺术节而成为欧洲最著名的艺术之城。
  而1919年的时候,萨尔茨堡还是一个沉睡的小镇,它的面前横亘的是广袤而深沉的德国大平原,它的身后站立的是阿尔卑斯山仿佛波涛起伏的崇山峻岭,那上面,有美丽而清寒的雪绒花开放。从小镇的山岗后面,可以隔着国境线遥遥望见德国巴伐利亚边境的贝希特斯加登。4年之后,有一个还名不见经传的奥地利退役士兵前往那里避暑,而多年之后,这个名为阿道夫·希特勒的三流画家在贝希特斯加登海拔1881米的顶峰拥有了一座名为老鹰堡的私人别墅。这是他的纳粹子孙们为庆祝教主的生日而敬奉的献礼,但教主因患有恐高症,对这座象征纳粹精神高度的别墅很少涉足。
  1919年以及晚些的时候,从萨尔茨堡山岗上仰望,还看不到那座老鹰堡,但可以看见一列列吐着黑煤烟的火车越过国境线,缓慢而沉重地驶来,最终停靠在小镇的火车站上,并倾吐出一堆一堆的德国人。这些来自巴伐利亚各处小镇的德国男人穿着破破烂烂的旧衣服,很多还带着老婆孩子。他们越境而来,一下火车便成群结队兴奋地涌进萨尔茨堡的各处酒馆,挥舞着崭新的大面额德国马克狂饮啤酒。
  巴伐利亚是著名的啤酒之乡,这些嗜好狂饮的德国佬们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抱着啤酒桶狂饮而偏偏要舍近求远呢?而很长一段时间内,越过国境来萨尔茨堡买醉,已成为巴伐利亚人异常热衷而又十分必要的一种集体选择。
  并不是因为萨尔茨堡的啤酒比巴伐利亚啤酒质量更好,唯一的原因是,在国境线那一边的萨尔茨堡,一马克能买到的啤酒要比国境线这一边的巴伐利亚多出四五立升,甚至十个立升。这相当于你只要愿意多跑几步路,花一块钱在外面就能买到比家里多十斤甚至二十斤的啤酒。这对于以酒为命的巴伐利亚人来说真是福音啊。所以他们甘愿挤上因燃料缺乏而不得不使用褐煤的老火车,在所有车灯都已坏掉或被偷走的黑暗车厢里坐着或更多是站着,忍耐一段饥肠辘辘、酒虫涌动的难挨时光,而后扑下火车跳进啤酒桶里一解酒馋。
  每当夜晚降临,萨尔茨堡火车站便再次挤满了肚子里饱灌啤酒的德国佬。他们全都酩酊大醉,狂呼乱吼,而更多的是不住地打着酒嗝儿或者把手插在喉咙里呕吐不止的醉汉。还有很多已经烂醉如泥的酒客,被啤酒馆直接用运行李的手推车送进车厢。伴随着一声呜咽般的汽笛声,老火车再次喷出黑烟,很久不上车油的铁轮子发出就要散架的哐当哐当声,载着这些每一个毛孔都在流淌啤酒液的疯狂醉汉们回到他们自己因战败而风雨飘摇、穷愁潦倒的国家。
  萨尔茨堡人为什么那么傻,要把自己的啤酒卖得那么贱呢?其实不是萨尔茨堡的酒贱,而是奥地利的通用货币克朗太贱——一场跟随德国而进行的世界大战,已经让奥地利成为一个极度虚弱的病人。奥地利克朗竟然先于德国马克疯狂贬值,以致任何一个普通的奥地利人要维持一天最卑微的生活都需要开销几万克朗,而买一枚鸡蛋的钱已经够买过去的一辆豪华轿车。
  一德国马克在国境线这边的萨尔茨堡能当七十克朗使用,这便是巴伐利亚人兴师动众越境狂饮的全部理由。
  萨尔茨堡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在自己国家里穷愁潦倒的德国佬们却在自己家门口充阔佬,他们恨得牙根痒痒。不止因为心疼那些被德国佬们贱饮的啤酒,更多是因为这些把自己带入战争的人,在失败的战争之后竟然能比自己过得更好。他们的马克竟然要比自己的克朗更坚挺,这怎么能让人忍受呢?
  大概萨尔茨堡人的诅咒惊动了上帝,因为自从边境火车在某个夜晚送走最后一批德国佬之后,他们的德国靴子便再也没有回到萨尔茨堡的街道上。相反,在不久之后的一个早上,成群结队的萨尔茨堡男人在几个参加过德奥战争的老头子的带领下,挤上同一列火车,坐在不久前德国屁股们坐过的硬椅子上,或者就站在肮脏的车厢里挨过一段逆行的难熬时光。一下车,他们便扑出去,浩浩荡荡地涌进巴伐利亚那些著名的啤酒馆,抱着橡木桶狂饮黑啤酒。然后,他们像不久前的巴伐利亚人那样叫骂,呕吐,躺倒,再然后,被抬上火车返回萨尔茨堡的家。
  而那些曾经在萨尔茨堡狂饮的巴伐利亚醉汉们,现在却眼睁睁地欲哭无泪。国境线还是那条国境线,但萨尔茨堡的奥地利克朗却在可怜的坚持中渐渐稳定,而巴伐利亚的德国马克却像个被一棒子猛然打倒的醉汉,一个跟头跌下了悬崖,而且久久都听不到落地的回声。
  一枚煎锅里的鸡蛋,已经被卖到了四十亿马克!那些脑子还没有被彻底饿昏的数学家掰开手指头一算,四十亿,在战前,甚至可以买下柏林所有房屋的地皮。石虎药材
  2013年的夏末秋初,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再一次被一档火热的节目所“占领”。不过这一次,节目里没有了“好声音”,没有了“好男孩好女孩”,也没有了“好工作”,一群中学生,几个主考官,还有四个用来听写词语的普通田字格,成了这档节目呈现给观众的所有。然而就是这样一档“简陋”的节目——制作成本不足《中国好声音》的10%,收视率却直逼同期播出的“冠军”《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神奇效果,是一档名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节目带来的。
  没有明星,没有话题,没有炒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档平淡简朴的节目自8月2日开播以来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甚至一度获得全国第二的收视率。央视科教频道在仅播出两期节目之后,就将其提到了黄金档播出。央视一套综合频道更是打破惯例,在每周二晚跟进播出。
  尽管节目看上去就像学生时代的一堂词语听写测试,但荧屏前的大部分成人都考了低分:撇去“裂璺”“尥蹶子”“荦荦大端”这样的生僻词,即便是“吝啬”“坍塌”“癞蛤蟆”这种常见词组,也遭遇了高错误率。“汗颜”“羞愧”是电视机前许多观众的共同感受,而习惯电脑输入后的提笔忘字更是成了人们的共同问题。
  就这样,一场静悄悄的听写大会,锁定了数字时代所有人的书写尴尬。


  本期嘉宾:黄韦达
  黄韦达,真人不露相,表面上是平易近人的高中学生,实际上是科幻达人一枚。
  大战ABC:科幻小说也是来源于生活的吗?那怎么区分科幻世界和现实世界呢?
  黄韦达:我觉得任何体裁的作品都是源自生活的。科幻世界里的事情可能在目前的现实世界里还不能发生,但将来是有可能实现的。
  晴天娃娃:看了你的连载,觉得开头有点不紧张呢。能透露透露后面的内容会不会特别刺激呢?
  黄韦达:前面是铺垫,从第五节开始就会变得很刺激。比较遗憾的是,由于这一次时间紧张,后面有一些设定好的情节没加进去,请多包涵!
  果果糖糖:你为什么不去当科学家呢?可以将你的想象变成现实。
  黄韦达:谢谢!不过当科学家也要有天赋哦!我是没这方面的才能。其实我是文科生,也不是只写科幻小说(基本上除了纯粹的青春文学,其他体裁的我都写,主打幻想类作品),而且我写的科幻文章都比较“软”,没有特别严谨的技术细节。科幻作家往往就是提出幻想,然后等待科学家们去实现。
  沉香:非常佩服你的想象力,可惜我是没有啦。虽然我也爱幻想,但是为什么我写不出好的科幻小说呢?
  黄韦达:爱幻想的话,肯定能写出来的!不一定非要是科幻体裁,童话故事什么的都可以啊。不要有压力,随性,随意,就当是讲故事,一步一步来!加油!
  太平洋的鱼:你是一个孤僻的人吗?听说常想象的人,都比较孤僻。
  黄韦达:确实是的。也许我就是个强迫性幻想症患者和偏执狂……
  贴吧展播
  叔四:我只是单纯想知道,大家拿到每一期的《新作文》之后,对于那本《文瀛副刊》是尽管是搭配主菜的配料,都认真看完;还是不是主菜不吃,随手一翻扔一边,吃不吃看心情,翻翻看到有兴趣的才看? 窗外凝雨: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从上期开始去掉了彩色封面,为低碳生活尽一点绵薄之力。石虎药材

开心的日子并非一如既往。我们偶尔也会因误会而疏离。已然忘记那次误会产生的原因。可是我却清晰地记得我们不再亲密时候的难过伤心。多少次想约你们在常青树下开诚布公的谈谈,让我们将误会解除。可是年少时的“面子”问题,让我有心无力。好在时间可以将所有不美好的事物消除。用不了多长的时候,我们就重回昔日,亲密无比。

石虎药材:三人高考曾考出"连号分"!

那天使已不在网络,但她一直在我心里,使我温暖。

石虎药材
  秋,城市的雨季到来。
  傍晚时分,也许是为了与这场雨相遇,我匆匆从老家赶回。进门半个小时后,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又是一年,四季轮回。如今,熟悉的味道再次充满空气,炎热躁动的土地在雨水的滋润下,渐渐沉静,萌发出生命的原始气息,潮湿、新鲜,带着些许的朦胧,像极了婴儿出生后呼出的第一口气息。
  晚饭很简单。推车的卖奶人踏着雨声送来了鲜奶。奶桶的盖子一掀开,一股模糊的奶腥气冲入鼻腔。这味道让人觉得温暖与熟悉。我端着奶锅,行走在细雨中,步履轻盈。混合在空气中的淡淡奶味,使我仿佛回到了不谙世事的童年。我闻到了母亲年轻时的气味、姥姥怀抱中的气味,闻到了童年的风中,火车经过后散发出的焦灼味。那时的我,有着简单的想法和朴素的欲望。
  打火,坐锅,煮奶。鲜奶平静的表面开始有了细小的泡。间隙,我切了两只小号的台芒,用勺子将果肉刮下,碾成泥状,再加入一勺剔透的西米。此时,奶锅中已经沸腾,细小的泡开始焦躁,不断膨胀,再破裂。关火,撒些细砂糖,待融化,再慢慢将这丝滑的液体倒入芒果碗中,混合。
  简单的食物总会让人安心,就如同这简单的雨,直爽地来,轻轻地走。没有暴烈,没有执着,没有纠缠。它简单到也许你无法察觉,但总会在过后留给你一丝回味。
  如果今天是晴天,那么此刻,太阳就要下山了。落叶飘零,昼夜开始分明,于是我格外关注每天日出与日落的时间。那对我来说,是生命的萌发、蓬勃与蛰伏、复苏。越是简单的事物,越具有特殊的意味,比如这容易让人忽略的日出与日落。
  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类似于符号的东西,它们标记着一些事物——我们可以改变,抑或不能改变。比如我从未亲近的老家。陌生的街巷,陌生的乡音,还有倾颓的老屋。这些都是属于父辈的记忆,到了我这里,继承开始断裂。它义无反顾地从所有——曾经它所拥有的实际意义中脱离,来到我这里,变成了一个符号:老家。直至我离开这个世界,它依然不变。
  这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形式,从过去的炊烟袅袅,到如今的杂草丛生,你说它的生命是否还存在?是的,存在。时间的伟大在于,它可以将生命以一种更为永恒的方式凝固在洪荒之中。脱离了实际意义,不再鲜活,却拥有了永恒。我于“老家”,只是一个承担者。对它的过去及未来不负责任,然而,它却必须要通过我,传承下去。我自豪,同时带有无限的失落。
  我在这世上走一遭,却没有比那些符号更为坚韧。时间从未平等地对待人类,它更加青睐那些用亿万年衡量长度的生命。似乎只有那些,才足以匹配时间的无垠。
  夜幕降临,我决定停止这样无头绪的絮叨,把剩下的时间,交给这简单的夜晚。晚风裹挟着湿气,轻轻吹开了卧室的窗。


  ·靠谱版之“汉字英雄”的诞生
  9月13日晚,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七轮比赛中,广西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西大附中”)代表队挺入全国八强。其中,沉稳大气的“女汉子”廖乙霖初次亮相就让观众印象深刻。
  在同龄人忙着背英语单词的时候,她是如何记忆汉语字词,尤其是生僻字词的写法的?在高手如林、紧张刺激的比赛中,她又是凭借什么脱颖而出的?
  在接到中央电视台的比赛邀请后,西大附中选出了参加本次《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5名选手,他们是王自然、廖乙霖、张心语、梁钰婷和赵立澳。在仅有的20多天里,带队老师制订了严密的备战计划。一本近1800页,收录了6.9万余条词条的《现代汉语词典》被老师和同学们整整过了3遍。有的同学中午到食堂吃饭时,手里都要捧着一本词典翻一翻。
  在9月13日播出的比赛中,廖乙霖既是西大附中代表队第一个出场的选手,也是整场比赛最后一个留在赛场上的选手。最终她凭借正确书写“裂璺”一词,带领西大附中代表队成功晋级半决赛。
  电视里的廖乙霖沉着冷静,处变不惊,每次书写字词时都规整地写出每一个笔画。生活中廖乙霖却活泼好动,因为其好动的性格和低沉的声音,同学们给她起了一个特别的昵称:大叔。廖乙霖不仅不反感这个昵称,反倒十分喜欢。
  廖乙霖手中一直拿着一张数学卷和一张草稿纸,在采访的间隙,她会抓紧时间写题。李柯霖老师说,廖乙霖喜欢看古代名著,特别喜欢读《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正是通过阅读这些名著,让她积累了不少生僻的字词。
  廖乙霖说,她在刚读小学的时候,妈妈就会要求她每天抄写两页字词,以此让她比同龄人认识更多字,加大词汇储备。正如她在电视中说的那样:“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我练习汉字的方法就是抄。”
  使用计算机打字多了容易提笔忘字,廖乙霖也经常使用计算机打字,但她却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习惯:在用计算机打完每一篇文章后,她都会仔细地对其进行纠错,看看里面出现了哪些错别字。廖乙霖说,通过逐字的检查,她会记住易错字和生僻字的字型,这让她在离开键盘后不至于提笔忘字。
  ·不靠谱版之“一站到底”需要诀窍
  虽然人们都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在汉字听写大会的赛场上,有很多参赛选手将词典写过三四遍,结果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是有没有一种“投机取巧”的办法能让人们迅速识记汉字呢?
  这要从汉字的本源说起了。汉字是由象形文字(表形文字)演变成兼表音义的意音文字,但总的体系仍属表意文字。所以,汉字具有集形象、声音和辞义三者于一体的特性。这一特性在世界文字中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在记忆字形的时候,死记硬背是可取的,但是理解与联想性记忆才是聪明人的选择。而且很多汉字除了有它自身的意义之外,背后还有丰富的历史内涵。所以即使对于考官说出的词语模棱两可的时候,也不用着急。比如“弄璋”,这个词的难点在于“璋”字。但是如果你理解了词语的意思,这个字的使用也就毫无疑问了。这个词的意思是生下男孩子,典出《诗经·小雅·秩斯干》:“乃生男子……载弄之璋。”意即生下男孩子就把璋给他玩,后来人们把生下男孩子称为“弄璋之喜”。而璋又是一种玉器。那么“璋”字一定是玉字旁了。
  在汉字听写大会上,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也被很多聪明的选手所使用。有些学生的文学功底比较深,平时阅读范围广,比赛中的一些词,如“虢国夫人”“纵横捭阖”等,没有一定的文史知识很难记住。其次,小选手对汉字的造字、构词意义有很好的理解,一些选手坦言,有的生僻字其实并不会写,但是根据字的意思去分析,最终书写正确。看来,“投机取巧”的方法也很实用。石虎药材

因为有母亲的养育,我才有机会仰望世界的美好。我带着一丝丝惊奇,一滴滴的兴奋观望着这个美丽的世界。小时候,她总在我耳边唱着歌,让我安睡;小时候,她总一切的办法让我欢笑;小时候,她总在我身边徘徊,让我安心;小时候……。难道她为我付出的点点滴滴,换来的不正是我的欢乐吗?

石虎药材:“米娜”登陆韩国


  2013年的夏末秋初,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再一次被一档火热的节目所“占领”。不过这一次,节目里没有了“好声音”,没有了“好男孩好女孩”,也没有了“好工作”,一群中学生,几个主考官,还有四个用来听写词语的普通田字格,成了这档节目呈现给观众的所有。然而就是这样一档“简陋”的节目——制作成本不足《中国好声音》的10%,收视率却直逼同期播出的“冠军”《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神奇效果,是一档名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节目带来的。
  没有明星,没有话题,没有炒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档平淡简朴的节目自8月2日开播以来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甚至一度获得全国第二的收视率。央视科教频道在仅播出两期节目之后,就将其提到了黄金档播出。央视一套综合频道更是打破惯例,在每周二晚跟进播出。
  尽管节目看上去就像学生时代的一堂词语听写测试,但荧屏前的大部分成人都考了低分:撇去“裂璺”“尥蹶子”“荦荦大端”这样的生僻词,即便是“吝啬”“坍塌”“癞蛤蟆”这种常见词组,也遭遇了高错误率。“汗颜”“羞愧”是电视机前许多观众的共同感受,而习惯电脑输入后的提笔忘字更是成了人们的共同问题。
  就这样,一场静悄悄的听写大会,锁定了数字时代所有人的书写尴尬。石虎药材

故乡的山啊,你就像佝偻的老人,用弯曲的瘠背撑起我们嬉戏的乐园;故乡的山啊,你就像风华正茂的青年,用铁一般的胳膊,保护着我们的家园;故乡的山啊,你就像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用五彩的花儿,点缀着我们幸福的童年。

石虎药材:预计明年服役!

“不要问我是谁,露出你的微笑,舒展你的双肩,用行动去证明,你可以。”

友情提示:中国{?域名}中国茶叶网站郑州中原茶城网九茗茶品牌网中国茶叶品牌排行国内专业的酒茶叶知识茶业展会新闻资讯信息网站平台,为广大酒茶叶爱好者免费提供最新酒茶知识及饮用方法,酒茶叶供求,酒茶文化,茶具茶艺茶道知识,茶叶批发加盟等。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